癱瘓機場是「食砒霜毒老虎」

16-08-2019 評論文章 在〈癱瘓機場是「食砒霜毒老虎」〉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林建岳博士

近日香港的示威活動不斷升級,大規模的惡意破壞行動在多區蔓延,市民返工、出行都受到極大影響。大批示威者一連多日在香港機場集結,一度佔據離境大堂,導致機場運作癱瘓,數百班航班被迫取消。這些非法活動令到在香港的國際客人走不了,在外的香港市民也回不來,示威活動已遠超和平理性,不但對廣大旅客造成嚴重不便,更重創香港一路以來千辛萬苦建立的國際形象。

香港是一個國際都會,香港國際機場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機場之一,是香港對外聯繫的交通命脈。據機管局數字顯示,香港國際機場去年全年客運量達到七千五百一十萬人次,平均每日有超過二十萬旅客進出;貨運總量超過五百萬公噸,連續第九年成為全球最繁忙的貨運機場。機場癱瘓一日所導致的損失非常龐大,以癱瘓機場作為爭取訴求的手段,等於是「食砒霜毒老虎」。這種兩敗俱傷的做法,會將香港推入萬劫不復的危境。

堵塞機場不僅直接衝擊數以十萬計市民的生計,更重創香港整體經濟,嚴重損害大家辛苦建立香港「好客之都」的形象。在目前經濟正面對嚴峻的內憂外患之下,對香港更是雪上加霜。更令我擔心的是,近來有激進示威者要脅要同香港一齊「攬炒」,揚言要破壞香港經濟,煽動其他激進示威者衝擊香港金融系統云云。大家想一想,他們這樣的手法,最後受害的,就是我們七百萬香港人。大家在新聞都見到,那些領頭的激進人士就可以潛逃海外;留下的,就是你同我七百萬香港人受罪。這樣破壞經濟和民生,完全違背了我們說的自由民主的原意。大家再想一想,他們背後的目的,是甚麼呢?

香港是我們共同的家園,需要我們大家共同守護。我呼籲大家「停一停、想一想」,希望大家和平理性地表達意見,希望示威者尊重他人正常生活和出行的自由和權利,不要作出損害香港經濟民生的行為,讓社會恢復秩序,回復到發展正軌。大家一齊共同重建香港作為國際航空樞紐及「好客之都」的形象。

(刊於頭條日報)

止暴制亂 攜手同行

09-08-2019 評論文章 在〈止暴制亂 攜手同行〉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林建岳博士

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繼早前美國宣佈向三千億美元中國貨加徵百分之十關稅,更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同時,香港持續兩個月的示威活動亦是不斷升級,特別是暴力衝擊,已嚴重影響香港的經濟民生,威脅繁榮穩定,令人心痛。外圍經濟不景,街頭混亂不止,香港遭受內外夾擊。面對當前危局,首要之務是盡早恢復社會秩序,止暴制亂,穩控局勢,將香港七百萬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放在首位,放開敵對情緒,一同帶領香港走出困局。

近日借反修例風波掀起愈見激進的示威,甚至有針對公共秩序和警察的街頭暴力違法活動,明顯超出和平集會的界限,更有極端暴力份子試圖挑戰「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將香港置於危險境地,走向不歸路。這些衝擊對香港非同小可。接二連三的示威及暴力活動,令大小商戶關門不敢做生意、一般市民街坊不敢隨便外出、大型堵路令交通嚴重擠塞,甚至癱瘓鐵路,想要整個城市停擺。這已經嚴重傷害本港零售業、重創香港作為國際金融貿易中心的形象;香港的經濟就好似一個精緻的水晶瓶,打爛了就難以重圓,令小市民生活百上加斤。

我們必須明辨是非,堅決反對和抵制暴力犯罪份子,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一國兩制。我亦希望苦口婆心地勸告參與示威的年輕人:暴力沒有出路。如果破壞了社會秩序,不但無法讓社會正視你們的想法,更已完全違背香港法治的核心價值,導致民不聊生。大家活在獅子山下,可以持不同意見,但必須理性冷靜解決問題。我亦呼籲各位意見領袖,要一同勇敢地向暴力說不﹔我亦希望廣大市民,要珍惜和守護我們的共同的家園,恢復秩序。

我知道行政長官出席活動時亦提到,「特區政府一定會與大家一同沉着應對,我們珍惜一國兩制,珍惜我們的家」。在獅子山下,願我們可以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香港要走出困局,就要攜手同行,拋區分求共對,再寫香江名句。

(刊於頭條日報)

探索與泰國合作機遇

02-08-2019 評論文章 在〈探索與泰國合作機遇〉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林建岳博士

上周專欄落筆之時,身在曼谷,這是我新任貿發局主席個多月來,首次帶領商貿考察團訪問泰國。考察團由貿發局主辦,邀請特區政府「一帶一路」專員以及香港商界代表參與,涵蓋金融、建築設計、工程諮詢、生產及貿易等範疇。

今次行程十分充實,一到埗就拜訪去年蒞臨香港「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發表主題演說的泰國副首相頌奇(Dr Somkid Jatusripitak),就「泰國4.0」、東部經濟走廊(Eastern Economic Corridor, EEC)等泰國政府發展藍圖,如何配合「一帶一路」倡議及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計劃,利用香港金融、貿易、人才的優勢,促進中國、泰國、香港合作和發展前景交換意見,為三方今後進一步加強溝通、定下具體合作框架,協作奠定了良好基礎。此外,我們亦與中國駐泰國大使呂健共進午餐,了解內地企業在泰國的投資貿易狀況。

代表團亦與泰國東部經濟走廊辦公室副秘書長Dr Luxmon Attapich、泰國投資促進委員會 (Board of Investment of Thailand, BOI) 副秘書長Mr Chokedee Kaewsang,以及泰國工業園區管理局 (Industrial Estate Authority of Thailand, IEAT)副局長Ms Krittayaporn Dabbhadatta會面,了解並商討東部經濟走廊及泰國各地工業園區的發展進度、投資及稅務優惠措施,以及在科技及創新方面例如智慧城市建設的合作機遇。

除此之外,我們亦與多位泰國商界領袖見面,包括泰國正大集團(CP Group)資深董事長謝國民(Dhanin Chearavanont)、泰國最大工業園區發展商Amata集團主席Vikrom Kromadit、BTS集團控股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黃瑞耀(Kavin Kanjanapas)等,探討香港如何可在融資、專業服務、科技等各方面聯繫內地以至國際投資者,支援泰國東部經濟走廊、曼谷等城市發展,包括高鐵、工業園區、智慧城市等發展,從而亦為內地與香港企業提供具體的機遇。

我們希望協助各企業與泰國定下合作方案,通過我們在曼谷以及全球五十個辦事處,加強投資及商貿配對,協助企業應對營商挑戰。看來,我們將會有好多跟進工作要快快開展了。

(刊於頭條日報)

韓成科:港澳辦記者會傳達了什麼信息?

29-07-2019 評論文章 在〈韓成科:港澳辦記者會傳達了什麼信息?〉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國務院新聞辦周一就香港局勢召開記者會,外界都關注港澳辦會就這場風波傳達出哪些信息?港澳辦新聞發言人楊光在會上就最新事態發表了三點意見,包括:第一,希望香港社會各界人士旗幟鮮明地反對和抵制暴力。第二,希望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堅決守護法治。第三點是希望香港社會儘快走出政治紛爭,集中精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這三點意見似乎並沒有多大新意,在之後的答問環節上,也沒有太多火花,令不少人認為記者會只是舊調重彈。

但如果是舊調重彈,有必要召開一次記者會嗎?尤其在衝擊有不斷升級之勢,社會上各種流言亂飛之時,這次記者會當然不是彈老調,相反至少傳達了三個信息:一是明確「中央政府堅決支持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帶領特區政府依法施政」。這等如粉碎了林鄭月娥將會主動或被動辭職的傳言。近日在不同的圈子都不斷傳播林鄭即將辭職的信息,傳言不論真假,但客觀上都在損害其權威,令本已弱勢的政府更加弱勢,更難有效施政,最終只會出現惡性循環。中央的表態既是支持林鄭,更重要是支持特區政府繼續有效施政,繼續處理各種經濟民生問題,要顯示出執政意志,不能成為「看守政府」。

二是表達對警隊的支持。楊光在發言中用了很大的篇幅肯定警隊,較支持林鄭施政的篇幅更多,而且更直接指出了解到警隊及其家人所承受的巨大壓力,反映中央對於香港警隊情況和困難有比較充分的掌握。楊光在講話中更以「崇高的敬意」來肯定警隊,以篇幅、措辭而論,顯然支持、肯定警隊是這次記者會的一大重點,藉此支持警隊繼續果斷執法,維持警隊的士氣。

三是楊光在回答記者有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問題時,談到當前香港局勢最危險的是暴力犯罪行為沒有得到有效制止,香港當前最重要任務是堅決依法懲治暴力犯罪行為,盡快恢復社會安定、維護良好法治。雖然他沒有明確表示支持與否,但顯然指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非當前急務。

事實上,近期泛民已經將爭取的重點集中在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之上,一些建制派人士也有提出類似意見,彷彿只要成立了獨立調查委員會,這場風波就可以平息。但問題是泛民及反修例人士提出的訴求正有不斷「加碼」之勢,包括要求取消立法會、立即實行「雙普選」等。在這樣的情況下,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能否令他們滿意,誰都不知道。況且,這場風波強調「無大台」,不論事實是否如此,但既然是「無大台」,承諾又誰來保證?如果以為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藉此平息風波,恐怕只是一廂情願。

從道理上講,通過調查委員會查清這場風波的起因,所涉及的社會矛盾、政策問題、決策問題等,並非無道理,港英時期針對三場騷亂所進行的獨立調查都是圍繞政策、管治層面而進行。但泛民要求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卻是針對警隊的執法,並藉此得出警隊「濫權」、「濫暴」的結論,從而作出制裁,他們要的其實不是調查,而是結論,這是泛民宣之於口的目的。至於政策問題、社會矛盾恐怕只是次要。這樣,獨立調查委員會便有點名不符實。

當然,如果警員在執法時有問題,完全可以投訴及追究,但理應通過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進行,而監警會在7月2日已宣佈成立專案組,審視警方在過去數場示威中的執法行動,預計6個月內向特首提交報告,有關調查已經進行中,為什麼要架床疊屋再成立一個委員會,要有關警員及證人重覆出席調查?或者,他們會說對監警會調查沒有信心,但這是信任問題,可以通過完善現時監警會調查來解決,包括增加其權力,增加其他委員等,但卻沒有理由因為一句不信任就將以往的制度丟在一邊,而要設立一個有「既定立場」的調查委員會,這在道理上似乎說不過去。港澳辦沒有就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出明確回應,已經表明目前設立委員會並非急務,也表明不可能寄望設立一個委員會就令風波立即平息。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泰國市場商機無限

26-07-2019 評論文章 在〈泰國市場商機無限〉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林建岳博士

近年貿發局積極推動港商參與國家「一帶一路」建設。我現在身在曼谷,就是與貿發局組團訪問泰國政商,一帶一路總商會亦參與其中,希望尋找「一帶一路」沿線的發展機會,尤其是在基礎建設和工業園區方面的合作。今次亦是我履新貿發局主席後首次外訪行程。

一連三日的行程相當緊密,到埗當日我們首先拜會泰國副首相頌奇博士(Dr Somkid Jatusripitak),積極與泰國政府跟進落實雙方的合作。昨天我們拜會了中國駐泰國大使呂健先生並共進午宴,之後還拜訪了多間泰國著名企業集團,希望促成兩地企業能夠有更多交流同合作。今次我們很高興政府「一帶一路」專員葉成輝先生亦能參加,此外還有十多位在金融、建築設計、工程諮詢、生產和貿易等領域具有豐富經驗的港商一齊訪問。

泰國一直以來是香港在東盟的重要貿易夥伴。去年,香港至泰國出口總值達到六百零六億港元,年增長百分之十二。香港與東盟的《自由貿易協定》和《促進和保護投資協定》有關泰國的部份已於上月起生效,為貿易和投資提供法律保障和更佳的市場准入條件,相信會進一步加強兩地貿易和投資往來。

近年泰國政府推出「泰國4.0」和「東部經濟走廊」的經濟藍圖和規劃,與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相輔相成,吸引大量中國內地投資湧入,同時也為港商帶來新的發展機遇,特別是在基礎建設和工業園方面的合作。不少港商都有意參與建設,希望開拓新的製造基地、拓展海外市場,減低全球經濟不明朗所帶來的營商風險。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把握大灣區機遇,善用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和貿易樞紐的作用,相信可以成為連繫內地和泰國以至東南亞市場的理想平台。

希望此行能夠為港商帶來更多發展商機,促進兩地優勢互補、合作共贏。

(刊於頭條日報)

韓成科:歐議會為何不要求法美撤銷對「和平」示威者檢控?

22-07-2019 評論文章 在〈韓成科:歐議會為何不要求法美撤銷對「和平」示威者檢控?〉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歐洲議會日前就香港逃犯條例修訂風波提出緊急辯論,並通過沒有約束力的決議,促請香港政府撤回修例、立即釋放和撤銷對和平示威者的檢控,以及就警方被指對示威者用武力盡快展開獨立、不偏不倚及有效的調查。這些要求基本與泛民的要求一致,大有內外呼應之勢。同時,決議又促請歐盟成員國和國際社會採取適當的出口管制,以防止中國,尤其是香港獲得違反人權的科技。

這個決議當然是沒有約束力,因為歐洲議會有何權力介入及干預香港內政?但儘管無約束力,但歐議會的決議已經嚴重違反了「互不干涉內政」原則。在國際法中,「互不干涉內政」是從國家主權直接引申出來的一項重要原則。依此原則,任何國家或國家集團都無權以任何理由直接或間接地對別國進行干涉,不得以任何藉口干涉他國的內政與外交事務,不得以任何手段強迫他國接受別國的意志、社會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因此,歐議會的決議是顯然違反了外交原則,有公然挑戰國際法之嫌,決議不見得理直氣壯。

而且從道理講,歐議會的決議亦站不住腳。所謂撤回修例本身已是假議題,特首已宣布修例「壽終正寢」,撤回尚且可以在3個月後再推出,但修例已死尚可復生嗎?這個表述其實是更加斬釘截鐵,不過泛民拒絕接受也沒有辦法。至於「立即釋放和撤銷對和平示威者的檢控」,本身已是公然干預司法獨立,歐洲各國不是同樣強調司法獨立嗎?難道歐議會可以動輒要求其他國家「撤銷對和平示威者的檢控」?

如果歐洲議會可以因為政治原因而要求其他政府撤銷對示威者檢控。這樣,幾年前爆發的「佔領華爾街」運動,上千人在美國紐約曼哈頓聚集,試圖「佔領」華爾街,遭到美國警方的強力鎮壓,更動用武裝警察和鏟車、催淚彈進行清場,過程中拘捕約700人,事後有20人因擾亂治安而遭刑事指控。這些示威者也是出於尋求社會公義,也是相當「和平」,並且遭到美國警方的強力鎮壓,為什麼歐議會沒有仗義執言,發出決議要求華府釋除示威者?

如果說美國他們惹不起,這樣法國由去年11月開始、因抗議油價持續上升及政府調高燃油稅而爆發的「黃背心運動」,截至今年1月已有5,600人被捕,而根據法國2月中公佈的數字,當時已有1,796人被定罪,另有1,422人正在等候審訊。在剛過去的7月14日法國國慶,法國政府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舉行一年一度的閲兵儀式,但大批反政府的「黃背心」示威者再次示威,高呼法國總統「馬克龍下台」等口號,結果與法國警方爆發衝突,法國警方同樣各種「重武器」盡出,最終法國警方又拘捕了200多人。

按歐議會的原則,這些示威者也不過是表達訴求,行使個人權利,正如歐議會的決議讚揚香港示威者「為保衛自由而作出抗爭」,這番說話同樣可用在「黃背心運動」、「佔領華爾街」的示威者身上,為什麼歐議會對於美法警方的「濫暴濫捕」卻不發一言,對美法示威民眾的「受苦受難」拒絕施以援手,反而對遠隔重洋的香港示威者青睞有加,不斷指手劃腳。究竟是歐洲議會已經變成亞洲議會,還是雙重標準,別有用心,相信社會自有公論。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Sammi加油!

19-07-2019 評論文章 在〈Sammi加油!〉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林建岳博士

能夠十次站在紅館開個唱,絕對係實力同人氣嘅象徵。鄭秀文(Sammi)上星期開始再度踏足紅館,一連十三場舉辦《#FOLLOWMI鄭秀文世界巡迴演唱會香港站2019》演唱會。

Sammi一九九六年首次登上紅館舞台,今年係佢第十次踏足紅館舉行演唱會,上星期六我都有去現場支持佢。Sammi狀態非常好,勁歌熱舞,舞台花盡心思,仲有多個造型。登場以純白色紗裙,打頭陣《終身美麗》唱到一半,就換上粉紅長裙;之後《衝過去》時,吊威吔高難度空中飛人舞蹈。之後到《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這亦是今次演唱會的主題曲,呢首歌只係plug咗一星期都唔夠,網上傳唱度極高,好多演唱會觀眾都已經識唱。

我知道Sammi今次演出特別用心。演唱會加到十三場,佢特意在長達半個月嘅演唱會檔期中留了幾個break,就係要keep住最佳狀態為觀眾演出。其實有睇開Sammi IG的朋友都知道,Sammi同整個團隊為咗準備今次演唱會花了很多心思,付出了很多,希望帶畀觀眾更多富新鮮感嘅舞台演出,今次#FOLLOWmi演唱會是商業性和藝術的融合,將創作最好嘅一面展現畀觀眾。「實在不甘於只吃『所謂老本』的格式,和不斷重複以往演唱會的格式……Sammi作為一個表演者,必須交出最好的功課」。

另外,Sammi今次亦以實際行動支持「走塑」,鼓勵大家用電話燈光APP代替熒光棒,為環保略盡綿力。

嚟緊仲有幾場演出,相信佢每一場都會付出一百二十分嘅努力,堅持做到最好。

Sammi,加油!

(刊於頭條日報)

韓成科:遊行屢爆激烈衝突 是否應停發「不反對通知書」?

15-07-2019 評論文章 在〈韓成科:遊行屢爆激烈衝突 是否應停發「不反對通知書」?〉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周六日的上水及沙田遊行,再次爆發激烈衝突,尤其是沙田一役,一些激進示威者與警方在沙田新城市廣場展開一場浴血戰,造成多人嚴重受傷。如果說上水的遊行還有「反水貨」的議題,這樣沙田的遊行基本上是「出師無名」,並沒有相關的地區議題,但最終卻爆發嚴重衝突,人流如鯽的新城市廣場變成「戰場」,相信全港市民都不希望見到。而且,在接下來的遊行中,恐怕這些衝突仍然會此起彼落,甚至有不斷升級之勢,隨時出現擦槍走火,屆時後果將不堪設想。

為此,有建制派議員去信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要求警方在審批遊行集會申請時,若判斷可能會引起騷亂,涉及影響公共安寧及公共秩序,應暫停發出「不反對通知書」,避免影響市民生活及因而引致的傷亡。《公安條例》規定舉行公眾集會或遊行須事先通知警方,當中有兩個重要目的:一是容許警方作出適當安排,盡量減少出現交通、公共安全、公共秩序的問題;二是讓警方決定,是否有需要就該次遊行集會訂立條件,或禁止該次遊行集會進行。

根據《公安條例》,如果警務處處長「合理地認為」,為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可以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這是警務處處長的權力。而這些原則,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1條提到可限制公民行使和平集會的權利,其依據理由是一致的,也是國際標準。當然前提是有關判斷要出於「合理地認為」。

根據之前四次地區遊行後,無一例外爆發嚴重衝突,不單造成大批示威者、警員受傷,在上水的衝突中,更導致有商鋪、公用設施被破壞,鑑於遊行潛藏較大的公共安全、公共秩序風險,警務處處長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在道理上並非說不過去,而且暫時停止這些遊行,也可以令社會各界暫時喘一口氣,不論對示威者、對警方,以至對廣大市民,都可以暫時放鬆一下繃緊的神經,理論上可以考慮。

然而,在實際執行上,儘管警務處處長有權,也有道理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但相信示威者不可能會收手,上周六日的遊行,人數雖然已經顯著減少,但根據警方估算仍有幾萬人,這些恐怕是這場修例風波的「基本盤」,在之後的遊行中這幾萬人相信都會繼續參與。就算警務處處長真的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恐怕也不可能令這些人卻步,就算遊行成為非法集會,但數萬人的遊行要真正執法恐怕也是難事,屆時反而令警方陷入進退為谷的境地。所以,停發「不反對通知書」,在法理、道理上都站得住腳,但在今日香港社會,恐怕會引發更大的風波。

始終,要解決這場修例風波,應該循兩個方向處理:一是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特區政府要主動出來應對,不能因為「惹火」就乾脆隱身,這麼大個政府,這麼多官員為什麼不出來面對呢?如果靠寫網誌就可以解決問題,不如找一些記者做局長不是更好嗎?「民陣」的訴求或者難以接受,但其他問題例如地區議題、民生議題,其實都完全可以即時解決,不要等施政報告,等到10月已經不知人間何世了。要讓市民看到政府解決問題的決心,看到管治意志,否則地區烽火連天,政府隔岸觀火,怎能令人服氣?

二是堅守法治底線,不能退讓底線,所謂特赦論必須明確反對,不要讓一些人心存幻想。如果靠衝擊就可以取得特赦,違法行為一筆勾銷,香港還有何法治可言?處理這場風波還是要依法辦事,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直面危機,真正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這樣才是根本解決之法。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應對挑戰

12-07-2019 評論文章 在〈應對挑戰〉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林建岳博士

履新貿發局主席後,上周我與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與傳媒朋友相聚,分享貿發局未來推廣策略,亦向傳媒朋友請教對經濟環境的看法。

大家知道,全球經濟局勢不穩定,營商環境充滿變數。貿易數據反映,連月來中美貿易摩擦,對全球及香港經濟的影響陸續浮現。面對全球製造業供應鏈及國際貿易發展生態的變化,港商需要做足準備,適應轉變。內地、亞洲及其他新興經濟體將會加快開放的步伐,我相信可以為港商帶來新的發展機遇。

以前不少企業依賴美國市場,如今要開拓新市場。我認為有兩個方向:一個是以七千萬人口的粵港澳大灣區作為起點,進軍龐大的內銷市場;另一個是憑藉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投資部署,爭取國家支持來尋求生產、採購及市場。貿發局會採取全方位策略,協助港商抓緊機遇,提升中小企在惡劣環境下的營運能力和競爭力。

海外推廣活動方面,除了不同行業的外訪考察團外,貿發局以今年九月在美國洛杉磯舉行的「邁向亞洲 首選香港」,以及明年三月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的「時尚潮流‧魅力香港」作為重點。兩項活動將會加入大灣區元素,介紹大灣區作為消費市場的龐大潛力和在科技領域的機遇,鼓勵外商善用香港平台的優勢,同港商攜手拓展大灣區和內地市場。我們相信隨着內地不斷開放市場,未來會有更多外資企業到大灣區拓展業務,為香港帶來新的機遇。

我們亦將繼續拓展香港發展高端會展業方面的優勢,着力提高商貿展覽的國際性,吸引優質買家特別是新興及成熟市場的主要入口商、百貨公司及連鎖店、電商等來港採購,希望突出大灣區優勢增加展覽吸引力和競爭力,並提升買家的採購效率。面對挑戰,貿發局將一如既往全力支持中小企發展,協助港商多元發展,拓展不同市場,尋找更多商機。

(刊於頭條日報)

韓成科:政治風波面前 政府更需要「有所作為」

09-07-2019 評論文章 在〈韓成科:政治風波面前 政府更需要「有所作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現在看來,這場反修例風波短期內仍沒有止息之勢,周日的九龍區遊行,發起人指參與人數高達23萬人,警方則指最高峰有5.6萬人,不論採取哪個數字,遊行人數仍然相當多,反映在特區政府宣布停止修例工作,特首及多名問責官員相繼道歉之後,反對民意仍然高燒未退,而且針對的議題及訴求更由修例擴展至其他範疇如政改以至地區議題等,為這場風波不斷添柴加火。

坊間早前有意見認為,在政府宣布修例工作停止後,相信風波會逐步平息,這種想法看來是過份樂觀。這場反修例風波論規模、論衝擊力並不亞於2014年的「佔領」行動,當年整場「佔領」尚且持續79日。而且,這次反修例的社運模式與當年「佔領」不同,呈現出野貓式、周末抗爭等特點,不必如當年的長期「佔領」,某程度更有利於示威者打持久戰,所以這場風波相信會延續一段時間。

任何社會運動都有一個周期,大體可分為爆發期、膠著期以至退場期。這場反修例風波正式變成政治風暴,主要由6月9日的遊行開始,中間涉及6月12日立法會攻防戰、6月16日的遊行,而7月1日的「佔領」立法會行動,更是爆發期的「大事件」,將整場行動推向高峰。

及後,「佔領」立法會行動引發社會輿論較大反響,而立法會亦隨即休會,暫時缺乏政治議題繼續炒作風波。於是風波開始進入第二階段的膠著期。這段時間,特區政府的策略是逐步緩和社會矛盾,通過對話緩和氣氛,希望令社情民意逐步退燒,從而以拖待變,靜觀後續。至於示威者為了延續風波,亦開始開闢其他戰線,包括以不同的地區議題與反修例綑綁,並且將議題帶入地區,保持每個星期都有動員,持續向特區政府施壓。

在這個階段,雙方都希望爭取主流民意支持,打的是民意戰,而膠著階段最終維持多久,主要看民意走勢。就如五年前的「佔領」, 79日後警方進行全面清場,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阻撓,原因就是主流民意已經對「佔領」感到厭倦,「佔領」已經變成雞肋,警方的清場不過是順水推舟。

當然,不論反修例風波有多大,也總有休止的一天。現在的問題是如何縮短膠著階段,如何減輕風波對社會的影響,盡快讓風波退場,讓社會回復正常。當中關鍵還是特區政府,積極尋求對話並沒有錯,但對話解決不了問題,重點還是要拿出解決辦法,就算政府認為泛民提出的訴求不合理,政府也需要提出其他方案和建議,顯示承擔的態度。

例如對青年人的訴求、市民對民生的關注點,政府不可能不知道,不需要現在才問道於民,現在需要的是提出辦法。特區政府現在首要是重整隊型,針對社會關注議題提出方案,不要等到10月的施政報告,向各界展示出管治意志,讓市民看到政府是有決心解決問題,而不是一味以拖待變,這只會更加引起市民的反感,更加延長膠著期,對香港的傷害也更大。

這場風波,只有政府自己才能解決,在現在的形勢下,政府更加需要收拾心情,有所作為,問責官員就算未能即時推出政策,至少也應該多落區聽取民意,還有一大班副局長、局長助理、創新辦,這個時候又去了哪裡?又在做什麼呢?在政治風波面對,更需要沉著應付、有所作為,這本來就是習近平對於特首「志不求易,事不避難」的期許。現在正是疾風知勁草的時候。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