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一带一路』與香港」的新輝煌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主席 林建岳博士

用「絲綢之路」(Silk Road)來形容古代中國與西方的文明交流,最早出自德國著名地理學家李希霍芬(Ferdinand  von  Richthofen)1877年所著《中國——我的旅行成果》一書。由於這個命名貼切寫實而又富有詩意,很快風靡世界。從2100多年前張騫出使西域到600多年前鄭和下西洋,海陸兩條絲綢之路帶去了中國的文明和友誼,贏得了各國人民的讚譽和喜愛。「聞道尋源使,從天此路回。牽牛去幾許,宛馬至今來。」——唐代詩人杜甫的這首詩,對張騫開辟絲綢之路的豐功偉績讚歎不已。

閱讀更多

騷亂三大問題急須處理

鄭赤琰 中文大學前政治系主任、華人學術網絡成員

旺角暴動事件事發至今已超過兩個星期,儘管各方仍然議論紛紛,有一點卻是毫無異議,就是沒有人敢公然跳出來表示:旺角暴動是好事,應該繼續下去,而且應在全港如法炮製。
即使當晚在現場參與暴動的人,哪怕他們再有話說,也不敢出來承認暴動的手法無可厚非,自言會繼續幹下去,他們頂多只能做而不認,設法逃過法律制裁。

閱讀更多

剛柔並濟是忠言逆耳

阮紀宏

旺角暴亂發生已經半個月,譴責暴力是必須的,但不可能一味譴責而不提後續解決方法。提出剛柔並濟對於某些人來說,是不中聽的,而且也不可能容易為官僚機構所接受,卻是忠言逆耳。
剛的處理方法是對的,因為發動暴亂的組織者的確使用了過分的暴力,而且一開始就是針對警察;不以強力的手段對待,難以瓦解暴力組織東山再起。目前在法治的範疇下,採用拘捕、蒐證、快速檢控,下一步就由法庭根據事實和法律賦予的權力加以制止,以儆效尤。但接着應該做什麼呢?難道是進一步用權力擴大打擊面嗎?

閱讀更多

抗爭若是無底線 墮落亦是無底線

《信報》社評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將於周日(二月二十八日)舉行,選戰氣氛愈來愈濃烈。儘管在補選之中當選的議員只有幾個月任期(有人戲稱為「短命議員」),今年九月又要面臨立法會改選,但無損各路人馬磨拳擦掌的鬥志,因為選舉結果牽涉到政治版圖的分布,建制派與反對派短兵相接。說到底,補選是由於現已退出公民黨的湯家驊辭職所引發,反對派的泛民陣營尤其是公民黨更加視作不容有失。

閱讀更多

對待朝鮮一樣對待香港的本土派

阮紀宏

朝鮮在中國年的除夕發射火箭,香港激烈本土派在大年初一深夜發起暴動,兩個都是叫北京頭痛的沒有底線的麻煩製造者。過去一直有一種說法,中國不能把朝鮮怎麼的,但種種迹象顯示,一旦朝鮮的做法威脅到中國,中國照樣會對它出狠招。香港的激烈本土派,還會有特殊優待嗎?
朝鮮選擇在除夕發射火箭,可能還有天氣的原因,因為錯過了最佳時機就可能要錯過了為金正日誕辰獻禮的機會。但香港的本土派,精心部署在大年初一晚上鬧騰,就是處心積慮不讓中國人過一個安穩年。不給面子只是表面上的無禮行徑,其行動所顯示的含義,則是超乎中國可以接受的底線…

閱讀更多

旺角暴動的背後力量: 極端主義與激進主義的對比

王卓祺 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及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教授

引言:城市暴亂與革命之辯
本文探索極端主義(extremism),以此對比旺角暴亂, 並將之與激進主義(radicalism)比較。很多人將兩種主義混淆。一些政治團體被習慣地稱為激進組織,實際上它們只是行動上激烈,政治主張不一定激進,即沒有從根本上改變現狀的實際可行主張。另一些激進團體只是在口號上激進,現實上不可能激進,例如資本主義社會透過福利的改良,已經消滅革命的可能性(起碼直到今天為止)…

閱讀更多

香港美事——盛事旅遊新景象

林建岳博士

新年前寒流襲港,香港氣溫跌至六十年來新低。無論幾凍,冬天始終會過去;不過,目前比較擔心的,是香港旅遊業的寒冬,可能只是啱啱開始。
香港素有「旅遊之都、盛事之都」美譽。可是,一五年全年整體訪港旅客下跌百分之二點五,旅客少左嚟,成因好多:匯價、社會事件、區內競爭等。新一年,「盛事旅遊」將會是其中一個推廣策略,為香港舉辦各種mega event…

閱讀更多

孰精孰笨

麥國華

年初二凌晨旺角暴亂,一幕幕暴力、血腥的場面令人不敢相信這是香港。暴力行徑遭到絕大多數市民的強烈譴責和不滿。然而,更令人毛骨悚然的,卻是在這幫出手施暴的暴徒退場之後,一位位閃亮登場、出口術抽水的所謂「政壇精英」、「政治學者」,他們歪曲事實、美化暴力行徑、轉移焦點,藉機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行為甚至比暴徒更可怕…

閱讀更多

自我封閉 死路一條

郭琳廣 交通諮詢委員會主席、監警會主席、律師、註冊會計師

「本土主義」正在香港抬頭,對香港未來的發展影響深遠。「本土主義」會窒礙香港的長遠發展,令人憂慮。若香港真的要走「本土主義」的路線,凡事都用「閉關鎖港」來處理,恐怕最終受害的只會是香港,當中尤其受牽連的必然是普羅大眾的市民。
「本土主義」是損人害己的想法。有人認為,它雖然不能讓我們從外面得到好處,但至少不會讓我們有什麼損失,所以,大不了是一個零和遊戲。這便錯了,它的「和」不是零,而是一個負數。這是一個只會令你輸掉本錢的遊戲,我們可以看看阿根廷的例子。阿根廷曾位列全世界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之一,國民享有的高生活水平,是全球的羨慕對象;可惜,當地政黨好心做壞事,鼓吹「本土主義」,縱容「本土主義」抬頭,政府的政策大力向本土利益傾斜,導致經濟一蹶不振,長久衰落。阿根廷現時要面對嚴重的貧窮問題…

閱讀更多

沒有最亂只有更亂

阮紀宏

大年初二,香港發生大規模的暴動,特區政府的英文新聞稿用「riot」,究竟是騷亂還是暴亂, 已經莫衷一是。外交部的聲明說是「本土激進分離組織」,香港又演繹出「極端組織」等加碼說法。暴徒製造的暴亂本來已經夠亂,證諸過去香港的經驗與教訓,任何風吹草動都只會更亂…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