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徒縱火又阻救火 須檢控縱火罪

旺角暴亂,暴徒當晚連馳援撲火的消防員都成為襲擊對象,他們縱火又阻礙消防員撲火,完全罔顧眾多在現場一帶居住的市民的生命安全,對無辜市民生命財產構成的風險,比投擲磚頭還要大。當局應盡力蒐集證據,對放火的人加控刑罰更重的縱火罪,以起更強阻嚇作用。消防處與警方也須着手研究當發生暴動時,消防員如何突破示威者阻撓,及時撲滅火頭,避免重蹈今次旺角暴動的覆轍。

閱讀更多

參考外國案例 制訂「禁蒙面法」

一些暴徒以口罩或面具蒙面參與旺角暴亂,企圖逃避法律制裁,政府應積極研究制訂禁蒙面法的可行性,反對派則對禁蒙面法持保留態度。事實上,禁蒙面法並非新鮮事物,不少國家包括反對派所崇拜的西方民主國家,都有禁蒙面法。以美國為例,便有10個州份的法例,禁止在集會及公共地方戴面具,當中包括紐約、加州、佛羅里達、密芝根州;2013年,加拿大國會通過了「在暴動及非法集結中掩飾身份防治法案」(簡稱:Bill C-309),違者最高可判處10年監禁;擁有禁蒙面法的國家,還有奥地利、德國、西班牙、挪威、瑞典、法國、俄羅斯以及瑞士。同時,香港研究制訂禁蒙面法,可參照外國法例,引入豁免條款,對於有特殊需要戴口罩的人予以豁免,讓執法當局可行使酌情權即可。

閱讀更多

市民應該質問反對派:為何不責暴徒?

自旺角暴亂事件發生以來,反對派議員一直處於龜縮迴避和顧左右而言他的尷尬狀態之中,他們不敢面對現實、更不敢公開譴責暴行,反而借機攻擊特首和特區政府。面對日前的旺角暴亂,面對二千多塊被暴徒從地上撬起來的磚塊,市民是時候問一下反對派議員的責任了:你們為什麼不公開譴責暴徒和暴行?為什麼不公開支持警隊執法?為什麼不要求法院依法嚴懲重判?你們為什麼在港人社會已面對暴力、流血如此嚴峻的關頭還要去指責政府、針對梁振英?你們是否想看到香港的法治基石和社會秩序進一步崩壞、盤算?發生比旺角暴亂更嚴重的傷亡暴亂?

閱讀更多

立法禁止蒙面 防止恐怖暴亂

近年香港示威遊行中出現越來越多的蒙面客,他們戴上頭盔、口罩及眼鏡,裝備齊全,似足恐怖分子要發動攻擊,而旺角暴亂就是帶有恐怖傾向的活動。禁止在示威行動中掩飾身分,那些本來欲訴諸暴力的激進分子,就多了一重被人認出、拘控、入獄的顧慮,這樣可以對暴力行為產生阻嚇作用。這方面已有國際先例,如美國、德國、瑞典等,都推行禁蒙面法例。

閱讀更多

數字觸目驚心 依法追究刑責

特區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昨日出席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列舉出了一系列關於旺角暴亂事件的現場數字,情況令人觸目驚心:最高峰時有700人在14條街道非法集結,15個地點共110平方米行人路的2000塊磚頭被撬起作為武器,導致90名警員及數名記者受傷。消防處助理處長梁冠康同時在會上透露,當晚共接到旺角現場二十二宗火警報告。在這一大堆令人震驚的數字面前,沒有人可以再為當晚事件的暴亂實質作出任何辯解或開脫。眼前要做的只有三件事:一是社會各界同聲譴責,二是警方繼續搜證拉人,三是法庭依法重判以儆效尤。

閱讀更多

不可將依法處置暴亂事件轉移至政治爭議

大年初一晚開始的旺角暴亂,震驚全港,社會主流聲音是要求嚴正執法,嚴懲暴民。依法處置暴亂事件,是法治社會應有之義。有人要求成立獨立委員會,只會將依法辦事轉移至政治爭議。今次旺角暴亂整個過程經傳媒呈現市民眼前。法庭審訊被告時,更多暴亂詳情也會公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反而轉移視線,成為新一輪政治爭拗,反而火上加油,產生對社會無益的反效果。

閱讀更多

司法手軟 動搖法治信心

旺角暴動完全摒棄了本港的和平示威文化,一些群眾街頭運動,近年暴力程度不斷升級,令人質疑過去法庭對類似罪行的判罰,遠未能達到足夠的阻嚇作用。當社會大眾看到這樣的暴力行為只獲輕判,將導致更多人更加肆無忌憚假正義之名來進行破壞。如果法庭量刑遠比社會合理預期為低,也與罪行嚴重性不成比例,收不到足夠阻嚇作用,將令這類案件愈來愈多,暴力程度也愈來愈高,那就會動搖大眾對司法制度、維持社會安定和保障市民安全的信心,最後動搖法治的根基。

閱讀更多

暴力不容合理化 維護法治是香港核心利益

西方著名學者福山總結人類選擇政治制度的歷史經驗所言,要維持社會穩定發展,法治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如果將暴力合理化,任何人都可以藉暴力行為「違法達義」,一旦不同政治取向、持不同訴求意見的人,皆動輒以違法暴力手段爭取他們心中認為的「公義」,香港豈非無法無天,永無寧日?良好的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利益,事關港人福祉,必須維護,決不能容許將暴力合理化。

閱讀更多

「佔中」搞手未得到應有嚴懲釀今日惡果

「佔中」策劃者、組織者、骨幹分子未得到應有嚴懲,致激進者無所顧忌,是今日惡果重要原因之一。「佔中」搞手必須依法懲治,這事關香港的長治久安,否則後患無窮。旺角暴亂事件已經開始審訊,判刑結果能否反映罪行的嚴重性,發揮維護法紀、以儆效尤的阻嚇作用,防止暴力抗爭不斷升級,市民拭目以待。

閱讀更多

藉口管治問題為暴力開脫會天下大亂

旺角的暴亂事件簡直是無法無天,絕大多數人都說不能接受。然而,反對派的某些政治人物及親反對派的學者不僅未強烈譴責暴力,還就暴亂成因有諸多說詞,轉移視線,模糊暴力,把矛頭指向特區政府。香港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在一些問題上意見取向不同並不奇怪,但涉及到暴亂違法事件,必須堅守法治底線,不可將政治立場凌駕於法治原則之上。政客們藉口管治問題而為暴力犯罪開脫。如果這種「暴亂有理」、是非不分、黑白混淆甚至意圖嫁禍於人的奇談怪論可以大行其道,那以後誰都可以按自己的標準和判斷挑戰法律底線,香港豈不要天下大亂?香港還有什麼法治可言?

閱讀更多